秦紫阳几个人进来时,尹团长和两个手下,正在客房内看电视,吃当地著名的小吃。

在饮食方面,法国号称是西方的天域,既然来到巴黎,尹团长等人自然得品尝一番当地著名小吃了,像什么油煎蜗牛,干煸鹅肝之类的,都是真空包装,开袋即食,就像国内的豆腐干那样,经济实惠。

秦紫阳他们来的突然,尹团长也没来得及把这些小食品收起来。

端上咖啡后,尹团长有些难为情的拿起一袋油煎蜗牛,递给了秦紫阳:“呵呵,秦小姐,这是当地很著名的小吃,在国内可是不常见的,你也尝尝?”

尹团长对秦紫阳这样客气,是因为她是王晨的朋友。

而他恰好又知道王晨的真实身份,再加上现在都在异国,同胞相见肯定会觉得特别亲切,所以这样热情也就很正常了。

“谢谢啊,尹团长,您太客气了。”

秦紫阳本想拒绝来着,不过看在人家尹团长这么热情的份上,也就不好再推辞,接过小食品撕开,拿出一个蜗牛放在嘴里,闭着嘴很矜持的嚼了几下,随即点头微笑道:“嗯,很好吃。心伤,你也来——呕!”

她刚要让叶心伤也尝尝时,脸色却蓦然一变,接着扔掉袋子抬手捂住了嘴巴。

“紫阳,你怎么样了?”

叶心伤吓了一跳,赶紧搀扶住了她。

秦紫阳左手捂着嘴巴,右手推开叶心伤,站起来就跑进了洗手间。

叶心伤赶紧追了进去,就看到她趴在洗手盆上,低着头干呕了起来。

秦紫阳忽然捂着嘴干呕,也把尹团长给吓的不清,慌忙跟了过来,刚要喊什么时,却又马上镇定了下来,脸上浮上了神秘的笑意。

“你、你出去,我、我没事的。”

秦紫阳张大嘴巴,好像离开水的鱼儿那样,深深吸了一口气,抬头看着镜子,脸色苍白,可眼神却很亮。

守着外面的尹团长等人,叶心伤不好表现的太亲热,只好紧

皱眉头的走出了洗手间,替她关上了房门,心想:难道紫阳吃坏了肚子?

就在这时候,尹团长忽然说:“叶先生,恭喜啊!”

“恭喜?”

叶心伤看着笑眯眯的尹团长,满脸都是莫名其妙:“恭喜什么?”

“呵呵,恭喜秦小姐有喜了啊。”

尹团长笑呵呵的回答。

嗡!

尹团长的话,就像一道炸雷那样,狠狠劈在了叶心伤头上,使他脑子里嗡的一声大响,随即一片空白,可脸上却带出了白痴般的笑容:“紫阳——怀孕了?”

尹团长卖弄了起来:“呵呵,百分之九十是这样。叶先生,我可是过来人了,决不会看错的。”

“是吗?”

叶先生身子踉跄了一下,这才慢慢的清醒了过来,忽然猛地抬手抱住了尹团长。

尹团长大惊:“啊,叶先生……”

“谢谢,谢谢,我要当爸爸了!”

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叶先生就松开了他,魔障了般的推门闯进了洗手间,冲秦紫阳高声喊道:“紫阳,我是不是要当爸爸了!?”

秦紫阳满脸都是有气无力的样子,白了他一眼假装嗔怪道:“当爸爸有什么稀奇的?”

“稀奇,当然稀奇!”

终于肯定自己没有白欢喜一场后,叶心伤欣喜若狂,猛地扑上去把秦紫阳抱在了怀中,但接着就松开了她,一脸彷徨的样子,磕磕巴巴的说:“对、对不起啊,我不该抱你,会伤到孩子的。”

秦紫阳咬了下嘴唇,脸上攸地浮上一抹红色,低声道:“傻瓜,这才两个月呢,怕什么?”

得知秦紫阳怀孕后,叶心伤如此的狂喜,早就在她意料之中。

因为过去的一些孽缘,一辈子可能都无法怀孕的秦紫阳,被高飞祸害了一次,就中枪了——结果呢,她在浪子回头后接受了叶心伤。

叶心伤没有因为她怀了高飞的孩子,就逼着她把孩子打掉。

叶心伤爱极了秦紫阳,也看出她是真要那个孩子,所以

在孩子出生后,就把秦平北当作了自己亲生儿子看待。

老天爷也可以作证,叶心伤的确把秦平北当做了自己的亲儿子,但秦紫阳心中却有根刺,始终在那儿扎着她:没有哪一个男人,哪怕是再大方的男人,会死心塌地接受自己所爱的女人,生下了别的男人的儿子,尤其这个别的男人,还是他的死党。

所以秦紫阳始终幻想着,能为叶心伤生个孩子。

愧对叶心伤的高飞,也做了努力,就把秦紫阳的病例送到了地下楼兰,请莫邪征东出手,看看能否用中医给把她的身体调理好。

对高飞的请求,莫邪征东没有任何拒绝的借口,很快就让人带着特殊的草药,去了香港交给了秦紫阳。

秦紫阳刚拿到那些草药时,是不相信喝了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