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人和陈宇热情握手,彼此说了一些客套话,然后坐了下来,问道:“听说陈先生特意约我们两个出来,是想约我们一起赏画?”

“请问,赏的是什么画?”

二人都是成精的老油条了,怎会不知,陈宇将他们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聚在一起,不可能是单纯的为了赏画,绝对另有所图。

华夏人向来说话含蓄内敛,但凡有事相求,不会直截了当的说出来。而是会找个差不多点的理由,循序渐进。

许梦龙知道个大概,在一旁抿着嘴角,发出意味深长的窃笑。

而另一边,齐德隆和李梦涵面面相觑,不知陈宇好端端的,请这两个人古玩圈外人,来龙宇古玩店做客。

要是说,摆排场,恐吓韩向文。

那陈宇又为什么,叫许梦龙关了聚宝斋,不让消息外泄呢?

“唉!”齐德隆轻叹一声,心说自己和陈老弟的智商差距太大,想猜测出陈老弟的意图,那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事。

陈宇笑了笑,指了指富商杜志新助手捧着的那幅《蓬莱仙境》图,说道:“我请杜老板带过来了,大家一起看看。”

杜志新示意住手将画卷展开,颇为骄傲自满的炫

耀道:

“陈先生果真不同凡响,配得上在古玩行业中的盛名。一开口,便选中了鄙人数百件藏品中,最精美优秀的一件!”

说是好,但具体好在什么地方,他不知道,总之附庸风雅就完事了。做生意的,不收藏几件古玩,难免被人说成没品位。

随着画卷展开,杜志新得意道:“郝书记,请过目,我这幅画,可是清代著名画家袁江所绘,《蓬莱仙境》图真迹!”

“至于价格嘛,千八百万的,就不提了。”

“什么?”这一句话,可把郝承安惊得不轻,浑身一震,差点当场失态。“袁江的《蓬莱仙境》图,价值两千三百万?”

当画卷被完全展开,郝承安就差整个人趴在画上观察了。

片刻后,他心塞地发现,居然和自己不久前,在聚宝斋花费重金购买,送给方书记的那幅画,一模一样!

若不是前些天去方书记家做客,在方书记的书房一角,看见了《蓬莱仙境》图。郝承安还以为,是方书记又把画转手卖给杜志新了呢!

齐德隆刚想奉承称赞几句,可是看见郝承安过激的反应,当即便感觉到不对。一肚子话,活生生全咽了回去。

杜志新还沉浸在自己很文雅的世界里,无法自拔呢,笑嘻嘻道:“看样子,郝书记很喜欢这幅画?”

“咳咳。”郝承安急忙收敛神色,故作平静地点头回应道:“嗯,确实不错,是幅难得的精品,上乘之作。”

说完他觉得不甘心,又试探道:“杜老板,请问这幅画什么时候买的?”

杜志新想了想,如实报出了买画的日期,挠头问道: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郝承安听完,心更凉了,因为杜志新买画的日期,和他相隔仅仅十天!郝承安顾不上许多,急忙追问道:“在什么地方?”

“聚宝斋呀!”杜志新惊讶道:“郝书记,你到底怎么了?如果真心喜欢的话,我把这幅画送给你好了。”

“别别别,不用不用,我是官员,不能收礼送礼的。”说这话时,郝承安心虚不已,鼻尖冒汗。总觉得,自己不小心落入了圈套。

他不死心地向陈宇试探问道:“陈先生,你是古玩行家,我想请问,袁江先生当年,到底画了几幅《蓬莱仙境》图?”

“一幅。”陈宇淡淡笑着,回答道。

“这……”郝承安都快疯了,如果只有一幅是真迹,那岂不是说

,杜志新手上这幅,和自己送给方书记那幅,其中有一件是赝品?

乖乖,方书记的书房,不知道要接待多少客人,鱼龙混杂,各行各业都有。如果哪天有古玩行的高手去,看见了自己送给方书记的那幅是赝品。

那方书记会是什么心情?方书记的心情一差,自己的官路,还能顺畅吗?

突然,郝承安像是想到了什么,目光不善地盯着陈宇,冷冷质问道:“陈先生,你到底什么意思?赏画?我看没有那么简单吧?”

陈宇将毫无焦急的他和杜志新聚在一起,他就觉得有古怪。这时情况风云突变,越来越古怪,郝承安马上就开始怀疑陈宇,是否在故意戏耍自己。

要知道,他是个官员。官员送上级价值两千多万的名画,被爆出来,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
陈宇也不兜圈子,话里有话地表明自己的态度道:“郝书记,你别误会,你私下的事情,我不感兴趣。今天请你过来,绝对不是鸿门宴。”

“正是因为我打探到了一些对你和杜老板不利的消息,我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,同时邀请你们出席,前来赏画,解开误会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郝承